7個月大的趙揮琦差點就成了棄嬰。6日下午4點,48歲的濱州農民趙樹國在濟南一家醫院為女兒趙揮琦辦結出院手續。傍晚,濟南突降大雨。趙樹國用身上僅剩的200元錢雇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在雨中帶著這對父女駛往濟南南部山區——位於歷城區柳埠鎮103省道旁的濟南市兒童福利院。在福利院門口,山東首個嬰兒安全島(俗稱“棄嬰島”)剛剛啟用6天。在趙樹國看來,只有那裡才能讓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女兒“逃條生路”。在邁進“棄嬰島”前最後一刻,趙樹國被在此蹲守採訪的記者勸了下來,最終放棄了遺棄女兒的念頭——只要他按開那座十平米左右的粉紅色建築門口右側的開關,趙揮琦就將成為這座“島”上的第47位棄嬰。 文/記者陳學超圖/記者劉暢
  > 老實人趙樹國
  趙樹國今年48歲,家住濱州市高新區青田辦事處桑行趙村。皮膚黝黑,個頭矮小,老實到木訥。
  這個平日在家以打零工為生的男人缺乏面對村莊以外世界的基本經驗:他有一部能發出巨大聲響的山寨手機用以和外界保持聯繫,卻因為沒有帶充電器頻頻失聯; 他也不知道出門需要將身份證帶在身上以便登記住宿,“我又不偷不搶人家為啥不讓我住”;更讓常人不能理解的是,他身上同樣沒有能證明女兒身份的任何證件。
  不過,他卻清楚記得和女兒相關的每個時間節點。
  比如,毫不遲疑地說出女兒是2013年11月4日出生。當然,他也能清楚地記得女兒是在出生後第三天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心臟上有個窟窿”,接著說出一串和這個病相關的醫學術語。
  6月1日,趙樹國帶著女兒來到濟南就醫,這恰是“棄嬰島”在濟南啟用首日——當然,他知道這個消息要等到幾天以後。
  來濟南的時候,趙樹國身上一共帶了七千塊錢左右。其中有5000塊錢是向他平時打零工的工頭預支而來,剩下的兩千多塊錢幾乎已經是他能拿出的全部積蓄。
  他被告知想要治好女兒的病總共需要七八萬塊錢。相比省城醫院的花銷速度和治愈女兒的總花費,趙樹國的這點錢只是杯水車薪。
  這家醫院的大夫告訴他,他的“新農合”可以用來為女兒報銷一部分治療費用,但需要他個人先期墊付。這一點難住了他。“在村裡,向同一家借錢,別人能借到1000,我也就能借到300,你懂我啥意思吧?”趙樹國說。
  在醫院住到第三天的時候,他想到了向媒體求助。按照別人提供的號碼,他先後撥打了一家報社和一家電視臺的一檔民生類欄目的電話。“我這個小孩7個月大了,有先天性心臟病,現在治得花很多錢,我又實在沒錢了,你們能不能過來報道報道,讓好心人幫幫俺?”趙樹國在電話里說。
  報社的接線員說,會先給記者反映線索。電視臺的接線員則回答說,三天之後會有記者和他聯繫。
  趙樹國對電視臺的期待更多一些。那是他平常在家經常收看的一檔節目。在電視里,他看到這個節目給很多人解決了問題。他認為自己的問題應該也能得到解決。  (原標題:“逃跑”的父親)
創作者介紹

eayjzizyc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